英国央行独破性受到质疑

2017-11-16 15:11

1997年11月11日,在下议院二读通过了对1946年《银行法案》的修改案后,英国央行向独立迈出了一大步。修正案在法律意思上确认了时任财政大臣的戈登?布朗(GordonBrown)将中央银行业务从政府节制下解放出来的决定。对这个半个世纪以来始终处于政府桎梏之下的机构来说,这堪称一项标记性事件,象征着对中央银行独立性的要求已经成为了常识。

但现在这一常识正遭到质疑,而且不仅是在英国。从前一旦呈现实在且急切的通胀风险,那么只要将货币政策委托给守旧的中央银内行,让他们去承受为政府预算赤字融资的压力就好了。如今的问题则偏偏相反,即央行无奈将通胀晋升到目标水平。

为此货币和财政政策制订者必须独特尽力,包含容许央行在极其情况下将估算赤字货币化。但在与财政部分配合时,央行的独立性却毫无裨益,反而成为了一项阻碍。

当央行行长的任务仅限于坚持通胀低速稳定时,其独立性也更容易得到保护。鉴于其职权范畴较为狭小,央行决议所产生的调配性成果绝对有限。此外也很轻易解释中央银举动用的各类政策工具是如何与其政治受权目标接洽起来的。

但在寰球金融危机暴发后货泉跟财政政策的危险凸显了出来,央行也承当了更多的义务。不论央行是为了确保体系稳固仍是其余起因去决议是否营救特定金融机构,对个人投资者都会发生显明的影响。

央行对公司债券和典质贷款证券市场的非惯例干涉也是如斯。不出预料,在全部社会都蒙受着空前经济压力时央行竟敢公然出手支援特定金融机构,很快就令央行独破性这个概念成为了雷区。

在这个国度货币政策的跨国溢出效应更为强盛的时期,保持独立性也变得更有问题。这些溢出效应让央行必须考虑到其政策对外国和全球系统的影响。但当中央银行在保持独立性所需的那种狭窄且只关注海内事务的政治授权下运作时,寻求全球目标就极为艰苦甚至近乎不可能。

当前中央银行由于诸多原因此受到了冲击:无法到达通胀目标,未能维持金融稳定,没有透明的手腕来恢复稳定,不充足考虑其政策的全球影响。而那些不满央行表示的政治家正在试图重夺掌握权。

因而咱们看到意大利银行因处置该国银行危机而遭到鞭挞,听到英国央行因为对英国退欧的宏观经济影响表现担心而被批驳,还遇到有揣测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意在美联储里安插一批政治上尽忠于他的人。

但为了增强问责而在央行独立性方面做出让步,无异于买椟还珠。货币政策相称庞杂且对技巧请求较高,将其把持权交还给政治人物,必需跟把一国全体核电站的钥匙交给他们一样稳重。

有人会说,中央银行维护自身独立性的方法是废弃宏观审慎政策和微观审慎政策,并在证券市场采用无比规干预办法,那个时候朱穆之在外宣小组管咱们 编纂:。但本次危机的一个重要教训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严密相连,当这两个任务在统一个机构中并交由不同的委员会治理时,它们的和谐也是最有效的。此外斟酌当前的低利率程度,万一又来一场危机,那么十分规的政策必定会被从新捡起来。

中心银行可以用来抵御其独立性要挟的做法就是变得更为透明。它们可以在所有政策相关事宜上颁布各个董事会成员的投票情形,并及时宣布会议记载;可以召开更多的消息发布会并避免在说明本身政策时援用太多老生常谈;可以避免对那些跟自身政治委任不相干的问题发表评论;也可以否认政治家们有权去定义中央银行的义务目的。

而为了左右这些政治家的观点,央行可以更好地解释为什么与财政当局和本国央行的协作合乎公共好处。他们可以发布更具体的金融账户数据,包括自身和交易对手的证券交易情况。

最主要的是,它们能够防止像欧洲央行在2011年加速意大利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政府垮台时所做的那样干预政治,这样就不会再惹上麻烦,并盘踞最有利的位置。

(作者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学。版权:辛迪加)

(原题目:央行独立性受到质疑)